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苏莉 > 举世皆醉你如何独醒?

举世皆醉你如何独醒?

有一笔划算的交易跟你商量一下。我手头有一颗郁金香球茎,非常珍贵,愿不愿意用你北京四环内的大房子交换?此刻你肯定觉得我不是疯子就是骗子,大概率是疯了,骗子不会傻到相信有人会上当。但是,16世纪的阿姆斯特丹,神奇的郁金香茎就创造了单月上涨几十倍,单颗价格最终直逼一套豪宅的盛况。我们不得不怀疑,当时的人都疯了吗?
 
人们总是相信这次不一样;而历史总是用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,这次依然没什么不同。密西西比泡沫的操刀者约翰·劳一度被当作英雄来崇拜,大家都认为他创造了一个金融史上的奇迹;但泡沫破灭,约翰·劳也就落寞地走下了神坛。牛顿在蓝海泡沫中亏得一塌糊涂,由衷感慨“我能够预测天体之间的距离,但我无法预测人心的狂热”。
 
在与理性的冲突中,感情从未失过手》中我们说,理性学派认为投资的核心是挖掘企业内在价值,而行为金融学解释的是人为什么不像理性学派描述下的“机器人”那般理性决策;群体心理学试图解释的是人有时候的行为为什么甚至都不像“正常人”。
 
你会发现,历史上狂热猛烈的情绪对应的主体一般都是“群体”。这正是群体心理学的研究领域。群体心理学试图回答的问题是:为什么平时很理性很正常的独立个体,一旦聚集为群体,就会出现很多狂热的行为?
 
群体心理学的研究表明,群体有如下明显的“行为特征”。
 
群体在一致预期下,很难容得下不同意见。如果你在一个以网红股评家为核心建立起来的微信粉丝群里,就会发现,一旦谁发表了与该群投资理念不同的“异类”观点,会被迅速打压甚至踢出群。群内不断强化一致预期排除异己,最终形成无差异化的认知。
 
群体没有辨别能力,无法判断事情的真伪。因此群体需要的是斩钉截铁的论断,而不是推理,不需要定义清晰、不需要逻辑严谨、不需要扎实的论证,只需要态度坚决,越笃定越可以得到认同。《乌合之众》中,作者说,许多经不起推敲的观点,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群体的普遍赞同。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,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。因此在群体之中,不存在理性的人。因为群体能够消灭个人的独立意识,独立的思考能力。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,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,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。如此群体可能就陷入了巴菲特所谓的疯狂。
 
 为什么“群体”会有如此魔力?从众、催眠还是领袖的性吸引?群体心理学一直致力于挖掘其中深层次的原因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加购相关经典著作。
 
互联网的发展使人的连接更加便捷,更容易形成“群体”。过去还需要一个广场、各种仪式才能聚集的人群;而现在,微博、微信、抖音,各种媒介都可以让散落在各地、宅在的人迅速实现心理上的聚集。
 
“远离诱惑、自我隔离”是避免被群体淹没的途径。欲望面前,理性很难抵抗,需要外力来实现自控。这就是为什么乘船去远方的奥德修斯,把自己绑在桅杆上。因为这样一来,在遇到美丽而充满诱惑的海妖时,他自己无法追随其美妙的歌声,让自己在面对诱惑时没有选择,避免受到诱惑,逃过死亡的劫难。这也是为什么巴菲特长年深居简出在奥马哈那样的小地方。在繁华的都市,周围充斥着各种信息,人群很容易就形成,就很难有独立思考。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推崇大家要多读书,多实践,少追踪热点信息。
 
认知金融学是让我们更了解独立的自己,而群体心理学让我们更了解人群中的自己。如何在信息过载的时代保持独立思考,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的话题。
 
推荐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