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我国经济有内在的“通缩”基因。分析具体可参见《新的一年,你我可能都会变成乌合之众》。那问题就来了,既然是“通缩”体质,历史上为何会通胀?

原因就在政府。弗里德曼说,通胀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货币现象。如果是,那这货币现象背后又是谁?货币当局大放水,还是财政部门乱撒钱?不管是谁,或许可以说,通胀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政治现象?其背后是权力间的博弈。

欧美政治的核心问题,是“治理”;我国政治的核心问题,是“管理”(具体可参见《回不去的过去》)。由此,理解我国政治运行的关键之一就在“中央-地方”关系,理解通胀亦如是。地方政府是我国市场竞争、经济增长的微观主体。若如张五常所言,中国经济发展中没有商业周期,只有政治周期,那作为经济周期重要组成部分的通胀,自然会受到“中央-地方”关系调整的影响。如下图,通胀高企的阶段,确实都对应央地关系调整的拐点,线条之间的相关性是纯并存的巧合,还是有内在因果的规律?

以“中央-地方”关系为切入点,或许能找到通胀背后的政治博弈以及王权兴衰的成因。你会发现,弱政府往往对应高通胀;而恶性通胀恰恰是政治经济体病入膏肓的症状。回顾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应对未来。在通缩日益显现的当下,后续政府需要做什么,可能会做什么,将对经济增长及市场发展带来什么影响?我们本周的直播重点来探讨。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苏莉

苏莉

186篇文章 283天前更新

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。个人微信公号:评级的艺术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