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过去数十年,全球经济呈现“三低一高(低增长、低通胀、低利率、高债务)”。这说明经济内生动能不足,货币政策也好、财政政策也罢,似乎都很难刺激起来。主要经济体陆续走向负利率的背景下,市场对通缩的担心远大于对通胀的忧虑。

 

但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,这不,通胀强势回归了。但一起来的不是增长,而是停滞。
 

欧美经济明显是“外热内寒”的表现。
 

外热主要是政策原因导致。一方面,受疫情及地缘冲突对产业链的破坏,供给受到大的冲击;一方面,为应对经济下行及疫情蔓延,财政大发力,带动需求上升。供给走弱、需求走强,价格自然提升。也就是说,财政释放的需求并没有带来相应的产出增加,进一步恶化了原本紧张的供给格局。从而,就出现了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并存的“滞涨”。
 

但“内寒”表明经济内生增长仍乏力。经济增长,简单说来就是人的花钱能力和赚钱能力同步提升。既能直播间里买买买,又能通过码字赚赚赚,如此,总产出才能提升。如今,空有买买买的热情,却没有赚赚赚的能力,经济如何发展,通胀怎能不回归?
 

高企且不断走高的通胀能通过加息缩表缓解吗?很难。美国抽水,会让全球各地的美元回流,这很可能抵消收紧政策对通胀的压制。而如果联储加大加息及缩表力度,那美国的衰退很可能会提前到来。
 

与此同时,美元回流会导致全球流动性面临枯竭的风险。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,首当其冲受其收放影响的,是国际信用体系里相对最薄弱的环节。这也是为什么每次伴随美元的潮汐效应,总有某个区域和经济体会出现危机。那本轮,危机的可能是谁?东亚、欧洲还是美洲?

 

不管是世行描述的衰退前景,还是达利欧担心的战争风险,都表明国际经济金融体系的不确定性正在显著提升。面对风险,我们该怎么办?

 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苏莉

苏莉

185篇文章 1次访问 8小时前更新

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。个人微信公号:评级的艺术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