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一、GDP前低后高,全年增速5.5%左右。新常态下,潜在增速5%-6%,外部冲击+内部结构调整,最差可能到2%,最好可能逼近6%。留给经济学家和首席宏观分析师拍的空间也不大。各方差别仅在表述,是5%以上,5%-5.5%,5.5%左右,还是直接算出5.2%或5.3%的精确数据。GDP本就是政府管理的目标工具,加上统计局的努力,于博主而言,数字本身不会是大问题。所以很可能目标会定在5%以上,各方努力下,最终实现5.5%左右的增长。

 

二、PPI前高后低,CPI前低后高。“胀”的问题不是约束,政策更侧重“稳”。“稳”是政策目标,更是市场期待。

 

三、政策前松后稳。虽要求政策前置,但在相关部门敲锣打鼓磨洋工下,可能会略晚落地,但最晚也要在二季度发力。主体方面,财政为主,毕竟2021年太磨叽了,后面怎么也要更加努力点;货币配合,结构性工具为主,总量工具也可能会有,但幅度不会特别大,总体基调应该是“稳货币+结构性宽信用”。

 

四、利率债配置价值大于交易价值。利率最低2.6(地产硬着陆),最高3.2(趋势性宽信用),低波动、全年前低后高。考虑到政策可能的发力时点,一季度是配置时机;同时,鉴于流动性充裕、实体经济资金需求不振,利率中枢趋势性下行,如下半年反弹到3.0%左右均可考虑配置。

 

五、信用债性价比减弱。低风险、高收益型躺赢品种越来越少,资产荒加剧,回报预期要降低。 

(一)风险角度,2021年是违约小年、风险大年;2022年风险出清边际缓释,但惊吓仍将持续。

1. 民企地产至少得扛过3月,下半年胜者为王。

2. 城投融资环境边际改善,信用风险有所缓释。但净值化下,市场情绪很容易导致估值波动加大;非标准化产品违约很可能会继续蔓延。

3. 民企信用修复仍任重而道远,可转债是政策开的窗。

(二)机会方面,躺赢时代结束,需要精细化信用风险评估和管理。大的原则围绕高等级,适当加杠杆、适当加久期,适当劣后(混合资本债,如银行二级资本债,优质产业可续期债等)。资质下沉需谨慎,控制久期,县级城投、地方产业类国企公开债深入研究基础上可优选。 

 

六、以上很有可能都是胡说八道。未来很难预测,核心在于行为主体有能动性。上述很多条几乎是市场共识。如果相关主体都按照“共识”来行为,那所谓的风险可能就不是风险,因为被充分评估和防范;而所谓的机会可能也就不是机会,因为被抱团弱化了性价比。当然,还有一种可能,本不是风险,不是机会,因为有人说了,有人信了,有人做了,预言就自我实现,从而成为了风险,成为了机会。

需要再次强调,于投资而言,应对远比预测重要。预测的意义不在于准确,而在于给未来一个行动指南和打脸后可供复盘的逻辑体系。共勉。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苏莉

苏莉

185篇文章 1次访问 8小时前更新

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。个人微信公号:评级的艺术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