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苏莉 > 为什么要从养猪开始说起?

为什么要从养猪开始说起?

前两天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,跟大家分享下。
 
这是一个貌似让博士汗颜的故事。故事的缘起是:让本科、硕士和博士分别炒一盘回锅肉。你猜怎么着?
 
本科生上网下载了一个菜谱,严格按照要求买了需要的食材和酱料,照着菜谱一步步炒出来了有模有样的回锅肉;研究生在网上找了数十个菜谱,比较了不同菜谱的异同,综合出一份相对有特色的菜谱,并选择了几个食材供应商进行严格对比筛选,最后炒出了回锅肉,并且写了一篇《如何炒出色香味具全的回锅肉——兼论我国各个菜系回锅肉的异同》的比较研究报告;博士回去进行了大量的文献研究,并抽样深度调研了数百个资深吃货的品评,历时半年提交了一份一百多页的论文。翻开论文目录的第一章写着:如何养猪?
 
以上故事经博士加工演绎,诠释了一个自媒体笔下“永久性脑损伤”(Permanent Head Damage)的博士(PhD)形象。当时看到故事的简版,乐个半死。但经片刻回味,又觉得存在即合理,这其中或许有些值得深思的地方。为什么博士研究回锅肉,要从如何养猪开始?
 
因为猪是回锅肉的源头。比较政治学里有个假设,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。当下我们面临的问题或曾在历史上出现过,抑或以“路径依赖”的方式被历史牵绊着。以公司治理的国际比较为例,英、美建立在分权制衡基础上的“市场”型公司治理,与德、日建立在主银行主导的“关系”型公司治理,都脱胎于各自的历史深处,带有其特定的基因。
 
基因可以被厌恶,但不能被忽视。这是当下制度移植出现各种乱象的深层逻辑。为什么明明是照着英美先进的理念建立起来的公司治理架构,却在现实中遭遇种种难堪。董事会形同虚设、独立董事很多时候既不独立也不“懂事”、层层约束下大股东依然能够“明修栈道暗渡陈仓”掏空企业……
 
决策要有立场,但研究不能。作为怕热的胖子,博主很不喜欢桑拿天,但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,在预测天气变化的时候就无视桑拿天的可能,直接把温度计的温度给调了;同理,作为服务于固收投资安全的信用评估,研究如果只停留在“应然”层面,抱怨、控诉公司治理中债权人保护措施薄弱,倡议“应该”建立什么样的保护机制,而无视对伤害机制底层逻辑的深究,最终还是无助于债权人利益的保护。就像是预测好了天气,再选择立场,看在桑拿天去哪避暑;挖掘债权人保护机制生成的底层逻辑后,再选择立场,看在特定的权力架构下如何周全。
 
如此说来,要想炒好回锅肉,或许真应该从如何养猪开始说起。
 
推荐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