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苏莉 > 一个不合法的“人质”方案中蕴含的公司治理本质

一个不合法的“人质”方案中蕴含的公司治理本质

“公司治理”评估是评级流程中极其重要的一环。企业就像是一辆辆行驶在不同赛道上的赛车。赛道是行业:长度代表行业发展阶段,宽度预示行业市场容量,路况代表行业的进入壁垒,车辆数代表行业的竞争格局。赛车是公司治理和管理机制,赛手则是管理层及全体员工。如果赛车性能良好,即使赛手水平一般,尚可在崎岖路况的惨烈比赛中有一定胜出几率;但即使水平再高的老司机,也很难驾驶一辆破旧的老爷车,在平坦的路况里稳操胜券。从山水不翼而飞的公章、到中城建反复神奇的易主、再到数家上市公司造假的报表,公司治理缺陷逐渐成为企业违约的一大诱因。
 
财务报表造假、大股东关联交易等种种乱象,都是公司治理缺陷的表现,而不是成因。仅仅盯住指标,只能是事后诸葛亮,无法实现评级所要求的预警功能。所以从今天开始,“评级的艺术”会密集讨论公司治理问题的成因及评估逻辑。
 
先让我们从一起失败的合伙谈判来开始对公司治理问题的思考吧。20世纪90年代,在全民经商的热潮中,小明有了一个不错的发明,估计一旦商品化,潜在的市场会不错,但他没有钱投资。这个项目的总投资量不算太大,大约2000万就可以达到生产上比较经济的规模。小明找到宁教授,说你在企业界的朋友不少,能不能在民营企业这个圈子里帮忙找一个肯投资的人,将来我们把事情做出来,大家三七分账,我拿三,投资者拿七。
 
一个月后,宁教授为小明找到了一个农民企业家。该企业家盖房子起家,靠着一块块砌砖积攒了万贯家财。此人虽没有学历,但满脑子都是智慧。教授陪他们谈了一天,小明为企业家描绘了非常有吸引力的技术优势和广阔的市场前景。但是,当关于企业运行方面的问题几乎都一一得到解决之后,这个企业家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。他说,在我投资之后,我的钱都变成了设备和在制的产品,企业是个高科技企业,我根本没有能力管,经营决策完全由你做主,那么,我怎么才能知道你是在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利益而努力,而不是在“黑”我呢?如果你“黑”我,我又该怎样保护自己呢?
 
这是一个很敏感但又不容回避的问题。在这个时候,小明及时地把教授推了出去。他说,这是一个公司治理的问题,宁教授是研究公司治理的专家,请他给我们出出主意吧。教授便给他们大讲了一顿“法人治理结构”。教授从经理报酬讲到董事会制度,还建议他们聘请若干位独立的外部董事来对经营层加以约束。这在当时都是些时髦也鲜为人知的内容,听得企业家两眼大放光芒。教授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,但没想到当这个企业家礼貌地听完了教授的长篇大论之后,对小明说:宁教授讲得确实好,但我们也没有必要搞得太复杂了。他说,你有一个女儿,我也有一个女儿,两个孩子又一样大,这样吧,干脆你把你女儿送到我这里来,两个孩子结成伴,我供她们吃,供她们上学,你也可以踏踏实实地搞经营。
 
这显然是一个不合法的“人质”方案。最终小明没有接受这个方案,这次合作也没有成功。但这个故事蕴含着的是“公司治理”的本质:在一定的法律环境和商业文化传统中,与公司相关的不同利益主体之间所形成的相互约束的“招”的集合。那么公司治理涉及哪些主体,各自又有哪些“招”,对企业偿债能力又有什么影响?我们下篇继续。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