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苏莉 > 政府为什么要发债?

政府为什么要发债?

东北不行了、天津危险了、重庆困难了……在地方政府债务负担加重、风险累积担忧充斥的当下,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:政府为什么要发债?

 

你可能会说,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钱啊,不发债资金缺口怎么补?借钱是因为缺钱,听起来似乎很合常理。但问题是,缺钱一定要靠借吗?

 

你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,不借难道抢啊?

 

概念清晰是任何讨论的前提。政府是什么?合法垄断暴力、管理社会的机构。而保有暴力威慑及管理社会的能力,需要雄厚的财力作为基础。但政府自身并不创造财富,能力的维系要靠从社会中汲取的资源。但政府既已垄断暴力,为何不直接抢夺社会资源?

 

国际贸易的历史表明,能持续掠夺就不会出现交换。之所以贸易能兴起并维持,是因为掠夺难以持续。生存不是一锤子买卖,塑造一个可持续供应资源的体系就成为各方的理性选择。

 

政府财政的历史也表明,能收税就不会发债。如果政府能从老百姓手中无偿收到钱,为什么还要给自己设限,用资产抵押或未来的承诺为基础借债?《千年金融史》中记载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支政府债券的发行及市场表现。


 

该债券的发行主体是财政弱小的威尼斯政府。回顾历史,作者得出如下结论:欧洲金融诞生于政治的无力和大陆分裂为许多城邦。这个弱点导致欧洲王公频繁通过财产和租金分配进行筹资,他们一度抵押一切以军事手段扩张他们的王国,从而产生其他的收入来源,但种种需求终究需要金融机构来满足。

 

这或许就是传统中国没有自发产生国债这种金融创新的原因。传统中国过早完成大一统,又在大一统下形成了“盐铁专营”。社会中没有欧洲那样能与政府相抗衡的金融力量,政府对社会的汲取能力相对较强;同时外部也没有持续强大的生存危机,政府军事开支远小于欧洲。纵观历史,传统中国债务主要是应急性消费类负债,面向未来的生产性负债很少。而我们也在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基础上形成了“量入为出”的财政理念。直到今天,这种意识还影响着我们财政政策的执行。

 

因此,当下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需要在“中央财政货币体系”的框架内评估。我们一直说,信用风险评估从来不是算数,不是数字表现得好就一定有钱还;同理,也不是数字表现得差就一定没钱还。不在“中央—地方”的框架内考量政府与市场的互动,沉迷于各种算数很可能是缘木求鱼。毕竟我们是有中央转移支付的,而债券如期获得兑付的“权利”从来都是“权力”均衡下各方利益的呈现。

 

最后,总结下读国债相关历史的三点心得:

国债是“弱财政”的结果;

国债是永续性质的,迄今没有彻底偿还本金的案例;

国债是让全体国民当股东,打造命运共同体的尝试。
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