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苏莉 > 文章归档 > 2019年08月
2019年08月27日 10:35

投资不过“胡焕庸线”?

坊间一度盛传“投资不过山海关,买债不入云贵川”。我们此前反复强调,一刀切式投资,不管切区域、切行业,还是切所有制,都属于偷懒式风控。作为新中国的老大哥,东北好点的国有资产大多在央企名下,国资分家时显然并没有抢到多少好东西。所以说,即使风控允许过山海关,你也找不到太多投资标的,能看的主体就那么有限的几个,如此区域禁投的意义就不大,直接看企业即可。云贵川慎投甚至禁投就更是过度恐慌了。成渝城市群,尤其是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8月22日 09:02

如何识别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?——消失的证人

知识过载的时代,到处充斥着似是而非的研究,我们该如何“守脑如玉”?   先来回顾一段定位自我的心路历程吧。作为最佳辩手,博主对自己的忽悠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。过去的一年时间里,辗转各地办论坛,也有应监管要求做的培训。每每演讲结束后,总是会有朋友围上来说受益匪浅。得到大量正反馈很是飘飘然,也愈发对自己的实力迷之自信。毕竟,写东西虽然不咋地,但思考力和表达能力可是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资本。   但随着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8月19日 20:45

高收益债投资面临历史机遇?

刚兑打破后,境内外不少机构摩拳擦掌,准备投入到高收益债的投资中。债券投资经理终于找到点混迹风云变幻资本市场的感觉。相对于用复杂的模型来评估中石油和铁路总公司信用风险孰大孰小,高收益债的投资显然更值得期待。   现在是高收益债的历史机遇期吗?还真不一定。高收益债投资主要有两个策略:博价差,交易的是市场情绪波动;赌回收,交易的是企业清算价值。   博价差策略要求机构要么对企业基本面信息掌握充分,要么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8月16日 11:14

《破产法》对偿付顺序有规定,so what?

主体评级看违约概率,债项评级看违约回收率。回收率怎么算?如果有完善的违约债券交易市场,就可以以违约第二天的交易价为基础计算回收率。如果没有呢?   那就看企业的清算价值。假设企业破产清算,计算资产对相应债权的保障程度,可大致估算出回收率。目前可行的做法是以企业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为基础,将各项资产按照不同变现率折算成偿债来源。然后再根据《破产法》里规定的偿付顺序计算剩余资产对相应债权的保障程度。这种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8月11日 21:25

踩雷了,怎么办?认命!

今天,讲一个某机场债权违约处置背后的故事。维权持续了5年,债权最终回收率73.93%,还算圆满。   表面看,这笔可以说是优质债权:有数倍于债权的土地抵押、有当地两家跟政府关系密切的国企担保,更有明显的政府隐性信用支持,募集资金用于妥妥的准公益性基建——机场扩建。是不是恍惚间有点城投的意思?   故事第一幕:钱是谁借的?谁应该还?   故事的一开始就很诡异。银行债权对应的债务人是机场公司。但在机场公司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8月06日 11:23

如何判断城投转型是否成功?

判断城投转型是否成功(what),需看转型是否沿着预期路径(how)、是否符合政策目标(why)。   城投转型的政策目标有两个:一是“打破地方政府—城投公司间的信用大锅饭”;二是“资本投入型城市进化为运营型城市”。   分家、打破信用大锅饭是城投转型的直接原因。所以我们看到,城投转型是中央政府加强对地方政府预算硬约束的政策要求。从最早的与地方财政“一套班子、两个牌子”,到后来显性支持隐性化,城投公司与地方政府...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