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苏莉 > 文章归档 > 2019年六月
2019年06月28日 20:27

你是不是觉得世界越来越危险了?

英国学者曾说,如果你在英国,天天看报纸,就会觉得英国明天就完了。
 
同理,如果你在中国,天天看新闻联播,就会觉得祖国以外的世界真乱、咱领导们真忙、人民斗志真昂扬;但如果你在中国,天天看自媒体文章,就会觉得世界不行了,中国要完了。为什么?
 
事实只给关注的心灵敞开。人只会去寻找能够验证内心假设的信息。看看两宋婚变,有人内心就会想:看看,我就说戏子无情、爱情不靠谱吧;看到黄金大涨的文章,有人内心就会想:看看,我说嘛,世界要乱了,大家都在忙着避险呢;看到恶性暴力事件,有人内心里就会想:看看,我就说嘛,人心不古,世界越来越不安全了;看到统计局公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25日 21:40

“既要……又要……还要……”政策的底层逻辑

照例先讲个故事吧。公司综合管理部的领导是一位非常靠谱的职场人。起初每当他们部门下发一个什么通知,大家都各种抱怨式的“出谋划策”:这样安排会有很多问题的,为何不采取**方案呢。但慢慢大家发现,不管我们提了什么替代方案,他的回答基本都是:你们说的这个方案之前确实考虑过的,但有1……2……3……等限制条件所以没法实现,因此最终选择了目前的方案。后来,复盘了整个决策流程后,我们也逐渐意识到,确实通知的是权衡了各种约束条件之后较佳的方案。
 
之后当我们再对综合的通知有异议的时候,都会先问一句,这一点我们都能想到,综合怎么可能没想到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24日 21:17

城投:“信仰”还是“幻想”?

网红城投挣扎着还本付息之后,市场一片欢腾,果然吧,还是城投靠谱。民企技术性违约后必定伴随大量恐慌式抛售,但城投技术性违约之后,信仰反而更加强化。
 
在大量城投非标违约后,市场还是坚信城投债不会违约。怎么可能呢?那可是政府信仰。一旦一家城投债打破刚兑,金融系统就会呈现多米诺骨牌式的坍塌。现代经济是靠债务(信用)推动的增长,投资拉动型经济靠的就是政府信用。一旦信用体系坍塌,那可就是经济萧条,政府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情形出现。
 
历史告诉我们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。当年粤海集团、各省信托公司与中国主权信用的绑定,在国际投资人心目中也是有着貌似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20日 11:17

非银那么穷 你咋不来银行?

“为什么不买利率”成为对非银交易员的灵魂拷问。有肉谁喝粥啊,能躺着赚钱谁愿意跑啊?
 
对此,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疑问:既然非银那么穷,为啥只有银行做固收的去非银,很少有非银做固收的去银行呢?回答是:很简单,豪门是很豪,但不见得舍得花钱;反之亦然。
 
先来杜撰个故事。话说宇宙行信贷员小明,负责审核一个新近发展很快的民营企业贷款。跟企业家约好在一个咖啡厅见面。小明侃侃而谈:公司商业模式稳定性不强啊,护城河明显保护不足啊,盈利能力也偏弱啊,就几千万的营收,也贷不了多少款啊……信贷审核如预期没通过,企业家悻悻地开着法拉利走了;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14日 10:41

国有企业是谁的?

从小,我们就被教育自己是社会主义接班人。一路努力、时刻准备着;结果越长大越迷茫,这班还接吗?
 
理论上,国有企业是全体国民所有的企业。但作为“股东”的我们,能要求拿回属于自己的股份吗?
 
大家别误会,也别着急举报,这不是“愤青”在控诉国有企业发展的弊端。关注“评级的艺术”时间久一点的朋友都知道,作为我党有觉悟的老党员,“愤青”绝对不可能是博主的人设。我们一直在倡导的,是透过事物表象挖掘其运行的底层逻辑。那么,国有企业究竟是谁的?为什么作为“股东”的个人不能要求撤回自己的股份?
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10日 06:00

为什么要从养猪开始说起?

前两天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,跟大家分享下。
 
这是一个貌似让博士汗颜的故事。故事的缘起是:让本科、硕士和博士分别炒一盘回锅肉。你猜怎么着?
 
本科生上网下载了一个菜谱,严格按照要求买了需要的食材和酱料,照着菜谱一步步炒出来了有模有样的回锅肉;研究生在网上找了数十个菜谱,比较了不同菜谱的异同,综合出一份相对有特色的菜谱,并选择了几个食材供应商进行严格对比筛选,最后炒出了回锅肉,并且写了一篇《如何炒出色香味具全的回锅肉——兼论我国各个菜系回锅肉的异同》的比较研究报告;博士回去进行了大量的文献研究,并抽样深度调研了数百个资深吃货的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06日 20:31

还在迷信“大而不能倒”?

大的企业在现代信用体系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位,因此“大而不能倒”。举个通俗的例子,欠银行1000块,你就是孙子;但如果欠银行数十亿,你就是大爷,谁敢让你死,谁想陪你死?现代经济以债务推动的信用体系为基础建立,系统具有极强的脆弱性。关键节点一有风吹草动,就会引发系统性恐慌。就像小朋友的积木,垒得越高,对外部冲击的敏感度越高,到了一定高度,喘气声大了都有可能导致系统崩塌。因此信用链条上关键节点的安全对于政府来说至关重要,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呵护,这是“大而不能倒”的底层逻辑,也是企业无序扩张做大规模的内在动机。
   
但历史表明,世界上没有永恒的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6月03日 21:36

“五五分”是史上最差的股权结构?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江湖规则。越来越觉得以“人”为微观基础的社会科学研究,底层逻辑都是相通的。
 
政府是合法垄断暴力、管理社会的机构。如此,无法垄断暴力的弱政府没有办法对社会形成管理,共同体很难发展;但政府一旦形成,政治学就面临如下挑战:如何防范垄断了暴力的政府侵害社会的利益?
 
企业是积聚资源、实现盈利的主体。如此,股权过于分散无法形成有效管理的企业,很难执行稳定可持续的战略;但一旦实际控制人产生(经营层、大股东抑或小股东),公司治理就面临如下挑战:如何防范实际控制人侵害其他相关方的利益?而债权人,就是这个&l......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