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苏莉 > 还在迷信“大而不能倒”?

还在迷信“大而不能倒”?

大的企业在现代信用体系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位,因此“大而不能倒”。举个通俗的例子,欠银行1000块,你就是孙子;但如果欠银行数十亿,你就是大爷,谁敢让你死,谁想陪你死?现代经济以债务推动的信用体系为基础建立,系统具有极强的脆弱性。关键节点一有风吹草动,就会引发系统性恐慌。就像小朋友的积木,垒得越高,对外部冲击的敏感度越高,到了一定高度,喘气声大了都有可能导致系统崩塌。因此信用链条上关键节点的安全对于政府来说至关重要,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呵护,这是“大而不能倒”的底层逻辑,也是企业无序扩张做大规模的内在动机。
   
但历史表明,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事物。没有永恒的体制,卢梭曾感慨,连罗马那样完美的政治体制都能消亡,世界上还有什么体制能永世长存?也没有永恒的实体,《千年金融史》的作者感慨,连圣殿骑士团那样一度超越主权国家权威、垄断欧洲金融资源的主体都能死,还有什么主体“大而不能倒”?
 
正如个体消亡是大自然平衡的刚需,企业破产是市场经济良性发展的刚需,债券违约也是资本市场完善的刚需。没有死亡的大自然难以想象,没有破产的企业只是资源的浪费。同样,没有违约,就会产生刚兑预期,最终不断强化“投资无风险\借钱不用还”的“信仰式”投融资策略。在这种模式下,所有的主体最终绑定的都是中央政府信用。似乎大家都相安无事,账上没钱,照样能拿出来几十亿的到期本息;本意是缓解流动性压力的CD都演变成稳定的负债来源……一度城投债投资策略,完全可以按照收益率从高到低排序闭着眼睛买。投资赌的是信仰,拼的是胆识。这样的系统能长久吗?怎么可能?!
 
所以银行会不会破产,城投会不会死?回答是:凭什么不会啊?历史上多少银行破产,多少老人坐在倒闭银行大门口讨要付诸东流的养老金。娇滴滴的小姑娘,脚底磨个血泡就可能叫嚷着得了绝症;刚兑预期浸染的资本市场,遭遇违约,尤其是银行、城投主体的违约,还不觉得信仰破灭,天要塌?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,读历史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就是: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。如果觉得不可能,只能说明我们的知识储备不足;天并没有塌下来,如果觉得发生的事是天大的事,只能说明我们的天面积太小。
 
政府是否有分摊损失的权威是走出系统性困境的关键。毕竟相对于毒素侵袭大脑、心脏,断手断脚的痛算不得什么。但对于手和脚来说,第一反应是:凭什么?为什么?就像经典的减肥困局:看到美食,脑子说:我要减肥;手说:你在想什么?鼻子说:真香!嘴巴说:鼻子说得太对了!……
推荐 2